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 时时彩开奖视频 |
首页 > 都市职场 > 天堂就是胸膛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肆辑哲·思

小说:天堂就是胸膛 作者:张佚名 字数:6986 更新时间:2016-09-09 00:17:08
0

我与孔子有过约定

彩虹苟且天穹,

仁义礼智信完美拼凑;

浪漫写意色彩斑斓,

头颅游荡几分天真,

我与孔子曾经约定:

不惑之年周游列国,

以欧体书写天命沧桑。

自信过后是自慰,

周礼隐藏退让。

五谷杂粮敷衍陈楚,

沙田空气一再沉淀;

携手妻儿,

评估或者测量,

能够收放自如的尺寸,

定做笔墨纸砚的想象。

国际歌唱醒耶稣,

天堂就是胸膛。

在智者的皱纹里,

老年斑PK青春痘;

夫子深谋远虑掏了个洞,

思绪的尽头连接猜想;

先生却打开了一扇窗,

引出心灵的纠结好长、好长。

(注:沙田为本人的栖身之处)

磁带与胶卷时刻

从这一刻起,我就知道了:

声音的文字和图像的文字,

同样记载了人类的思考,

还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邓丽君不再是靡靡之音,

百姓也可以处理图片,

肆意放大或者缩小自己的头像。

那时的歌:在希望的田野上;

那时的像:我要读书,

定格一双稚嫩水灵的大眼睛。

隔壁三(二)班的教室,

经常上演凿壁偷光、悬梁锥股的闹剧,

还有雪地萤火虫的童话。

在迷乱的快男快女镜头前,

我看见MP3喷出了安眠剂,

彩色照片里有苏丹红。

透过一张巨额的饭单,

我看见老板手捧着的论语,

分明是99金铸成凹凸的甲骨文。

我,还有考古的大叔都不知道,

当年坐在马车上的孔门弟子,

是否还在咳嗽连带哮喘。

昏岸的马灯把一前一后的双腿,

带进了蒲松龄的茅舍,

他偷笑着:文化者的文化,

本质大于现象。

白发丛中寻找黑发的坚强

一首小诗的笋尖

从头颅钻出头皮,需要

异质力量超常发挥,

给力一点就着的灵感;

使命成就意境,

铿锵演奏韵律,

追求脱颖而出的效应,

承诺庄重的抉择。

既然是头颅的附属,

早该布局一片耸立的丛林;

纵然灰白憔悴,

也要挺立黑发的坚强;

给激情一份期盼,

还心灵一片洁净。

人生:证件与票据的合成

率真的第一声啼哭

密码与血统

透出斑驳的胎记

颁发人之初的行驶证

产房里熟睡的婴儿

被白衣天使,用针头

细微地间隔出种族、贵贱

还有王子与灰姑娘的传说

物华天宝的三湘大地曾让

一群意气风发的青年

改写大夫与庶人的遗传,

从此,人群中增添了人性的尊严。

证件。殷红或者蜡黄、苍白

走进神秘的黑匣子

一如芝麻烙饼的两面

朝外的永远香脆

朝里的漆黑坚硬

票据改写你我的旅途

原始积累的肉体

有时红润、有时灰白

一张彩票被北风

肆意舞动,汇入蒲公英的种子

匆匆赶路的拾荒者

小心拾起咸鱼干的某一段落

来不及品味或者填充

让呼啸而至的野马

缩短了他通往天堂的行程

手写体

粉笔行走黑板自如,

礼让老夫子胡须飘扬,

零距离无缝亲近

摩擦声低声吟唱国风民殇,

传说子在齐问韶的酣畅。

大脑皮层钟乳石缓慢积淀,

从甲骨文大篆

进化出行草飞檐走壁的夸张,

漫长得有些原始;

性情在砚堂中磨砺

永生牌自来水钢笔

注入一群书童的想象。

窗内琅琅读书声

搅拌油墨芳香,

感应老父亲粗瓷碗中

从稠密吝啬到底的清汤。

笔记本的扉页,

隐含姑娘羞赧的憨笑,

涂鸦清华北大的向往。

未曾燃尽的蜡烛

摇曳忽左忽右的一丝亮光;

遗忘冷落古拙,

周易预测玄黄;

手抄本泛黄凝聚民粹,

仓颉汉显青铜制品,

镶嵌古老与现代时装。

多媒体传递快餐,

史记汉书三国炮制三明治,

投影仪屏蔽互动脸庞,

硬盘内存驱动鼠标,

一再阻隔书写汉字的智商;

视窗凸显世界,

远古的书写缓慢还是流畅?

假如?!

假如把我们的思维像整理电脑磁盘的碎片一样重新清理,那

么,头脑里的三维甚至四维空间就能够有序排列,井然地听命于

某一中枢按钮的指挥与调度;

假如能够把昔日的宁静与当下的富庶一同编制到生活的每一

条经纬,那么,小桥流水般的日子里,就会有黄金般的溢彩,让

我们轻松并且愉悦地享受人生的全部;

假如可以把想象与行为高度地融合,那么,我们就可以轻松

地相拥在如诗如诉的大海边(或者蓝天白云下),静静地倾听彼

此的心跳、感受对方发烫到耳根的脸庞;

假如把时光倒流到80年代的大学校园,那么,许多由80后、

90后才拥有的那份疯狂或者“雷人”,就会在洋溢智慧与激情的

我辈身上演绎;

假如把两人的世界像玩转魔方一样一次次拆开又重新组合,

那么,红色的一面将永远朝着自己的心脏,写满了赤诚和庄严;

假如可以因为她而把她的某些冲动(或激情)拍卖以及转让,

那么,仅仅属于两人的秘密就会蔓延到另外两人的世界……

然而,生活并没有那么多的假如,更不可能让你、我整天沉

迷在假如的想象中。不断创造假如,只能是让我们更加珍惜正在

进行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根据一段梦境整理)

把年轻刻在心底

黑夜不紧不慢地与清晨对接,

一颗头脑总不能阻止

另一颗头脑的漂移,

遗忘当下收藏过去,

欲望平稳过渡,

想象者转化为思考者。

曾经青春的海浪,

一路犹豫一路冲动,

热吻失望的岸边;

贝壳闪亮雪白,

把完全年轻的身子

托付给陌生的沙滩,

博大宽厚却不是家的港湾,

期待宁静期待洗礼。

盘点沿途拾取的拥有,

一张蜡黄并没彻底过期;

成长是零存整取的支票,

年轻是一辈子的守望;

把欲望拉成弯弓,

射出一条白色宽带,

让仰望与退让交织,

发酵的青春典藏于心底。

信仰直指心灵

仲尼曾经耳语,

养生花甲之年,

掏空两耳,

学会逆来顺受;

给沸腾的心灵,

浇灌静谧的鸡汤。

即便冷落、孤单,

也要尝试让眼神歌唱;

脑际不再残留,

尘世不三不四的奢望;

血管里的每一条溪流,

流淌夸张的太阳。

不惑之后的血气色气,

淡化为无色无味的琼浆;

一切归一,一还是一,

留足空间,

接纳星云传导

被世人冷落又记起的信仰。

一纸庄严

用良心运笔,

力透纸背地书写庄严;

丹青一再回避误会,

出土见证一个民族的传承。

一段情仇、一隅纠结,

一腔委屈、一截辛酸,

一场博弈、一柱信念;

司马迁班固陈寿虔诚罗列,

正史字正腔圆;

民间市井挖野菜当野史,

填充八卦的论坛密告,

逝者让来者酿造笑柄。

软管狼毫平静述说理智,

手指僵硬敲出愤青;

厚德载物的庶民,

过滤另类污秽浪渣;

阴冷和潮湿,

杂糅历史的卑鄙与高尚,

阳光汇入阳光,

光芒依旧朗照。

金 属

因为或激或缓的淬火,

让你在五行之中领先于木土水;

因为夸张较劲的韧性,

让沉重的铁谦逊于钢;

当人类的尊严被进化与聪明埋葬

你让战争与和平无休止地纠缠。

我曾默默地敬佩祖先,

从泥土中掘出黑色的威武,

不知是你成就了将军,

还是将军给了你刃上的光芒;

晨钟暮鼓声声粗壮,

于是有了夏商周的轮番滚动。

世间没有器物比刀剑更加寒冷,

也没有比墓地更恒久的庇护,

逾越千年的传说,

在竹简或者宣纸上涂鸦血红,

治了总是乱 乱了还要治,

沉舟侧畔无法感应病树前头。

我想把最后一缕寒光,

从历史的砖缝中屏蔽,

用盛满阳光的杜康,

熏红由余温相互呵护的同类,

纵然还有争端,

也让铁器成为守护和谐之月的弯刀。

欲望包裹的尊严

切割叠加的塔形蛋糕,

从中间掏出某个段落,

塔尖虚悬与底座分离;

蛋糕的真正业主,

究竟如何处置和调配,

甜蜜与甘醇 真伪与虚实。

静穆细数佛珠的来龙去脉,

僧侣延长的手臂,

让每一碗粥的表面,

能够把均衡与公正维系。

粥与蛋糕,

不再创造养生的神化,

充实或者包裹人类的尊严,

分解并且综合生存的意义。

一只鸟飞向玻璃窗

透明并不等于可以通行,

鸟的视野被严重欺骗,

她一次次地飞行、撞击,

前面总是不可逾越的玻璃窗,

直到精疲力竭,

成为男孩手中的玩物。

一只鸟飞向玻璃窗

正如梦中的女孩从故乡到异乡,

走进雾中的城市,

惊奇不断催生空间的想象,

一个自由取代又一个自由,

无法飞越思维的荒凉。

她总是偷偷地处理

成打的避孕套残骸,

连同遗憾和苍黄;

面对变形的哈哈镜,

褪去过浓的口红和青春痘,

还原橄榄枝的期望。

棋盘上的花名册

舒展一张红色棋盘,

让楚河汉界固定阵线,

经纬线上摆弄敌我;

巨掌左右诸侯小卒,

胆识与技巧厮杀,

行为与思想博弈,

一轮鏖战有退让也有替补,

元首最终也是元凶。

其实,伤害敌人,

也是伤害我们自己!

手中持有一叠花名册,

用红黑铅笔划出梯队阵线,

红色移入收藏夹,

黑色享受清凉。

于是,顺从成为常态,

被遗忘的始终是叛逆。

刚毅的名单,

忽左忽右上蹿下跳,

静谧的孤独者,

默守规则的方框,

直到注入庄严的悼词。

铁匠铺

——由一则交响乐产生的联想

青与红变幻交响,

铸造黑暗与黎明;

把刚健延伸到火热,

锤打意志的激情。

修补创痕

填平裂缝,

废料或者残渣涅槃,

给钢铁的中年注入质量;

风箱来回吟唱,

一个乡间的口头品牌,

王麻子张小泉十八子,

让生存更加坚硬。

手工灵巧传承,

退让批量的粗糙,

扩张民间传说,

挺立民族的韧性。

投 票

场面运行规则:

赞成、拥护要么同意的

请庄重举手,

默认或者弃权除外,

森林般的手均在右侧,

我没有犹豫,举起

那只十分效力的左手。

被手影拥护的权威,

惊诧中含些责怪,

但遗传告诉我,

从离开娘胎的那一刻,

左手总是在前。

野兔与悍马

——并非童话故事

一只野兔、一辆悍马,

并排竞跑 高速公路作为赛场,

遵循不同的游戏规则,

天性输给了人性。

野兔不堪视野的新奇,拐弯

串入野性的黑夜;

悍马圆睁明亮的双眼,

昂首从拥挤驶入繁华;

野兔知道——

悍马的疆场曾经是伙伴交欢的乐园。

诞生没有神话,

结局都是未知的无极;

属于野兔的草丛 焚烧 退化,

悍马的领地 一再拓展并且炽热;

赵忠祥娓娓低沉的述说,

奈何悍马的贪婪和恣意。

悍马的轮、野兔的腿,

承载文明和原始,

活着就是为了寻找同类,

它们忠诚各自的祖先或者主人

忠贞不贰。

前面拐弯是红灯

如果地表面密布血管状高速公路,

那么,行进中的尤物便没有尽头;

水泥块与绿色争夺一片黄土,

我不知道昆虫会流泪、生态就此脆弱,

享受通达的喜悦,失去宁静的懊悔

同时凝固在一张脸上。

失去控制的掣动,

经不住多力的狂热与冲动,

越轨或者追尾。

既有行进就有暂停,

黄色心理暗示,

就在红绿之间寻找又一个平衡点。

丧志并非源于玩物,

清醒的糊涂甚至

还不能弥补糊涂中的几份清醒,

路不可能不拐弯,

人在途中 路在人群中,

没有起点更没有终点。

缺 口

习惯于把高速走成低速,

臆想让缺口溢出

多余的人流物流;

你的拥挤追尾我的忧伤

物拥堵心也如此,

即便驶入超车道

仍然迷失前行的方向。

缺口是漫长旋律的休止符,

是一首无尾长诗的停顿,

追寻一气呵成的成败,

演义撞身取暖的荒唐;

既然心已疲惫憔悴,

那就让肉体

在舒缓中找回梦的故乡。

特 价

菜市场,毫无理智地喧嚣

丰满的鲤鱼已有身孕,

眼珠泛白 标明特价

等待下等食客价格听证,

毋须申辩的理由——

它不能经历一刀见血的死亡

也就失去了青春的鲜美;

类似过期的精美挂历

或者严重缩水一再贬值的A股。

褪去色泽的路边少妇

黯淡了红与绿、光和影,

嘴唇让胭脂有些勉强

拉链的频率遭遇严冬;

尊严、人格连同起搏的心脏

清炖到沸腾的舞池,

期盼评估师或者拍卖师

一锤定音。

我从故纸堆寻到一本厚重的史书

封底被盖上三折红戳,

作者显然死亡要么化为灰烬,

我的心灵尚有一丝气息

可以和幽灵聊点私房话,

满是老年斑点的铅字

残留汗水或者泪水

分明是前任一段缠绵的情感。

交 代

树干给根一个交代,

我在成长;

树枝给干一个交代,

枝繁必然叶茂;

树叶给枝一个交代,

养分已经吸收;

花给叶一个交代,

怒放是本能也是支持;

果实给花一个交代,

付出会有回报;

我给你一个交代,

淡定并且退让。

关 机

拇指摁下

关闭午夜的那一刻

你苦笑并且淡定

了却或者结束魂不附体的日子

本来缺乏鬼魂

但你的故事里

却生硬编造了许多

自我恐吓又自我安慰

把疲惫演化为梦魇

纠结不会停止

不在服务区改变超级寻呼

你酣畅入睡

一如藏在树丫的祖先

超然不过如此

瓜 地

——并非完全与瓜农交谈

瓜地被赤裸胸膛,

挑战炎热的贪婪,

七月流火,

浓缩瓜藤的每一次痉挛;

舒展输送,

吸纳热能控制另一类热的绽放。

瓜地整理鞋帮的误会,

让牛郎身旁的老牛,

不肯低下饥饿的头颅,

气节,不是人类专利的阳光。

恪守土地味道的村姑,

把瓜园分割为淳朴与善良。

绿色掩饰黄土羞赧,

在红色光辉里瞌睡,

早已退役的苦菜色瓜农,

再度陷入后无来者的绝望;

大小圆润的化石,

将拓印一个乡村的陨落与悲伤。

我嘴里随意吐出的瓜子,

辗转成为小姐品味的时尚;

下一个午夜,

她一定会把瓜地传说颠覆;

性情木讷的孩子们,

追随我最后的一曲牧歌,

将想象凝固在多媒体上

误入生物进化退化的梦乡。

回南天掠过的惊蛰

回南天把苏醒的春分

直愣愣地切成两截

一截输给了冬的利齿

让狡黠的黄风肆意

一截扰乱了清明的静穆

让寂寞的孤魂彼此串联

那个曾经辽阔的白鹿原

骏马苟延,苍鹰秃衰

换来梁祝羽化、蛾蝶缠绵

谁在意守丹田把自我雕塑

谁在苦苦寻觅把心灵托付

你我走过的苍茫岁月

一再重组剪辑

筛选杨柳岸边残留的往事

复苏一段逝去的童话

早醒的虫儿惊骇鸟的饥渴

以身相许的付出

和谐自然局部生态

聪慧小心溢出

留给初夏一段空间

路途遥遥 路上匆匆

龙年的雨水

飘打着乡村的篱笆,细腻 滋润

不经意间的春寒

降生了率直朴实的头颅,

愚笨的思维 迟缓的举止

匆匆踏上多舛的旅途。

一直以来性情木讷

却痴迷插图中的姑娘,

从此,就有了少年的冲动和盲从。

流着农民父亲的血液

说着母亲漫不经心的言语

和着喧嚣,融入水边都市。

几个理想中的情人

依次牵着陌生的手掌

款款步入铺满鲜花的殿堂,

洋溢着少年遐想的婚床

写满幸福 彷徨 惆怅 有点凄凉

也就有了不知是开始还是结束的旅行。

曾经为选择而惶惑而辩解

也想在某个晚上写满人生豪言,

在没有太多同情的憨笑中

慢慢品味着馒头与榨菜的日子,

却在未经许可的时候跨入中年

行囊中只有几页残破的文字和图片。

追寻马克思朱熹的行踪

在两行忽明忽暗的路灯下

构想秩序明天,逻辑后天

肩膀渐渐有些酸麻

托起的不是擎天的栋梁

却是妻儿的衣食住行 柴米油盐。

远处有一个绿色的航空港

三五个知己 六七个红颜

踏上了信念的不归路,

岸边的我 还有那只老狗

依然唱着不合时宜的牧歌

尽力收获欲说还休的晚秋。

自 嘲

翻开宪法

人生重要岗位的基本限定

就定格在这一瞬间

不惑的年代 带有几分固执

看山就是山

看水就是水

激情与饥饿共舞的岁月

引来龙年雨水

滋润蒲公英旁的篱笆

不可能茁壮

但有些笨拙 顽强

狂热掩盖了生命的羸弱

陆游的碾落成泥

林逋的暗香浮动

曾经游弋在多梦季节

和着红萝卜的冬天

还有河边的柳絮

编织并不精彩的灰色童话

经历过一阵暴雨漆黑

影像在视野里模糊

几许理智和冲动

透过模型的火焰

知道了河水中有泥沙

海水也有些甘甜

临摹湖广总督脚印

一个故乡踏入又一个故乡

举着行囊 托着妻儿

徒步到此 与共和国的复兴

保持着前所未有的一致

走过不安浮躁 收获宁静从容

并非圆梦

——给众多未曾谋面的博友

喧闹的人群中走来了你和我,

为了心灵,也为了梦,

尽管我们彼此擦肩而过,

但有时是那样的遥远;

每天面对熟悉的面孔,

却又是如此陌生。

那些我们神交已久的朋友,

相见已是一种奢侈,

但又是那么残酷,

它破坏了我们仅有的想象,

有些活跃在记忆和想象中的人,

要比身边的所见更加美好!

不要为了圆这样一个梦,

而又破坏另外一个梦;

也不要为了打开这扇门,

而关闭另一扇门。

因为有一种美,

它就叫遗憾。

一见便不再见

——灯下悟禅之一

黑夜笼罩昏暗

转身腾出一抹黎明

动作规范一丝不差

你和衣起身

走无声息

来也是如此

我和你

无所谓远也无所谓近

眼神传感欲望

连通灵魂的传灯

心影婆娑

淡定坦然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一再叩问

身心一如

神情是常

身外无余

想见稀释为祝愿祈祷

谁为谁升腾空寂

梦见慧能

一往淡真而逆俗

一往顺俗而为真

只能选择其一

见或不见

一样美丽

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

物我两忘心非映,

恰逢金风搀玉露,

天地同语潜龙行。

借得山岚一清风

借得山岚一清风,

摈弃浮躁淡定中,

胜日寻芳程朱门,

敢有性情灰白翁!

淘汰一支笔有多难

它们都曾经为我

表述过一纸庄严、一脸诙谐,

或者无意透露过私密处的一丝淫意,

为偷藏一颗有谋划无厘头的动因,

出卖过体腔内的一滴红、一抹蓝,

是聪明的使者也可能是出轨的梦呓。

未曾衰老却总容易被遗忘,

散乱的笔氏家族

太容易被流放到书的夹缝、屉的角落,

几分姿色的竖立笔筒,

下一次选谁、握谁、用谁,

绝对比帝王享用妃子随意。

快餐时代的书写用具,

无法靠近当年的派克、英雄、永生,

留给白纸的文字有时哮喘、有时走蛇,

文房四宝的空间一再被挤占,

丢弃一支还能书写的笔,

割舍的情结一如精简科室,

淘汰谁都纠结但能够成立。

翻开……

老黄历的最后一页,

不能再遭受残暴一击;

从春跨越到冬,

心存播种时刻的某种侥幸,

时光大大咧咧地忽略了——

夏的疯狂、秋的神韵。

正史乃至野史的情节纠结,

匆忙翻开后续的页码,

尽管残局已成为结局,

悬念心仪的女人,

是否还在可以容忍的视野;

推理逊让想象,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文字与段落的贞操,

总让网络山寨一再剽窃,

尊严传统、元芳撒野;

那些说好的“永远”,

消耗在蓦然回首的旅途,

可以向左、必定向右。

心灵板块漂移,

肆意蓝色恋情,

坚守演化固执的痴情;

桃花源串通伊甸园,

柏拉图为弗洛伊德所耻笑,

翻开沉重的八卦阵图,

黏合蒲公英的花、连理枝的果。

300吨黄金在偷笑

坚硬的黄金,

被捂得发软,

弧线应声掉头向下,

释放憋足了十年的能量。

华尔街感效金融街,

传导多空博弈,

诱发正负消长,

一群中国大妈延长海岸线,

瞬间吃光山姆大鳄

吐出的一滩金黄,

拨弄巨大球体

颠覆买与卖的阴阳逻辑。

可敬的富婆富姐富妹,

曾经疯狂扫楼宇、扫奶粉,

也让绿肥红瘦的ST一片喧嚣。

300吨黄金在偷笑——

它们有了新的主人

昂然进入城郊的豪宅

主子惜金如命,

新家固若金汤。

沿着狼的足迹寻找人性

——并非狼图腾

野旷天低树的某个角落,

一丝绿光、几声低嗥,

用残忍携带残喘,

故事被编写到殷红的族谱,

把夕阳吞进、把黎明吐出。

孤独曾算术级数叠加,

群体按几何级数递减,

原始狼性本能渴求,

求生繁衍类比两腿双足的精灵,

本能一再退让,

杀戮是习惯也是规则。

沿着狼的足迹,

细细辨认砂砾中残存的人性;

与灵长目恪守各自的底线,

血腥模糊界限,

生命挤兑生命,

达尔文预言一再验证。

依稀可以看见——

布满血丝的眼睛,

还能包容悲悯的泪花。

暮色七夕:把远写成近

撕一片七彩拼凑的晚霞,

搭起情与爱的鹊桥;

星光一路渲染,

牛背上一个牧童的传说。

本来故事简单、情节朴素,

犁一方生存的土地,

编一席蜗居的粗布,

膝下孩儿夸张女娲后羿,

横笛把山海经吹奏,

流萤细数零落的春秋。

红裙和秀发,

曾经被霓虹灯摇曳,

比基尼不再含蓄,

凸显现代女郎的任性;

欲望仓促,

蓝色经典碰撞灰色童话。

传奇一再挤兑平淡,

城市向乡村借点佐料,

故事甜中有酸,

书中的茉莉女孩,

矫正银河两岸的远和近,

爱是温度、情是感应。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包月 关闭
《天堂就是胸膛》 5 阅读币/千字(开通包月可免费阅读全站作品)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天堂就是胸膛》 5 阅读币/千字(包月会员八折优惠)
您的账户中余额不足,是否充值后再来支持作者?: 去充值>>
如果已完成充值: 请点此加载

本章价格: 阅读币 (折后)
还有 章可购买 约 阅读币(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天堂就是胸膛》读者互动
  • 推荐投票

  • 打赏

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投推荐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荐票 0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写的真棒,打赏支持一下。 可用打赏金额 阅读币(赠币不可用于打赏)
确认投票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6月小说网 登录免费注册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无需注册,即可登录

周黑鸭秘方 奶茶店加盟费一般多少 台湾一点点奶茶加盟代理 小投资冷门暴利行业 开一家周黑鸭多少钱
coco奶茶加盟费多少 奶茶都有哪些品牌 奶茶10大品牌 休闲奶茶店 三缺一棋牌游戏平台
创业找项目58同城 休闲奶茶店 coco奶茶加盟官方网 奶茶店品牌排行榜10强 免费铺货怎么代理加盟
油漆批发厂家 一点点奶茶官网网站 与期一会奶茶价目表 最火的连锁店 2017年什么行业最赚钱